东森娱乐平台 发布的文章

现场图。视频截屏

原标题:轿车与面包车迎面相撞起大火 丈夫将妻推出车外自己被烧死

4月22日早上6时40分许,宜兴市高塍镇赛特大道上发生一起车祸,一辆小轿车与一辆面包车迎面相撞引发大火,面包车被撞后变形起火,车内夫妻被困,据目击者称,在最后时刻丈夫将坐在副驾驶上的妻子推出车外,而自己没有及时逃脱被活活烧死。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事故发生地附近一工厂的门卫张先生回忆,事故发生时他正在屋内,突然听到外面一声巨响。从屋内出来后,看到马路上两车发生了相撞,其中的面包 车正冒着黑烟,面包车内的女乘客已经从车内逃了出来,而驾驶室里的男子却被卡在座位上,女乘客正努力拉拽已变形的车门。另一目击者张先生说,他看到面包车 正冒着黑烟,就急忙跑到附近的工厂借灭火器,不想回到现场时,火焰已经将面包车吞噬了。一名目击者声称,事故发生时,车内的司机将他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妻子 使劲推出车外,而自己却因为车辆严重变形无法逃脱。

据悉,当天早上6:54,宜兴消防部门接到火警称,在宜兴高塍赛特大道加油站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并且事故中有一辆汽车燃烧得很厉害。五六分 钟后,当地高塍消防中队的两辆消防车和10名消防队员赶到事故现场,用高压水枪压制火势后发现面包车被烧得严重变形,最后用工具将面包车变形的驾驶室车门 拆开,但发现车内男子已经死亡。而小轿车车头部位严重受损,驾驶员则没有受伤。

宜兴市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民警表示,事发时,由北向南行驶的面包车与由南向北行驶的小轿车迎面相撞,撞击后面包车不一会就起火燃烧。面包车内的两人是一对50多岁的夫妻,高塍镇人,两人一死一伤,目前伤者正在医院进行救治。

本报记者 季娜娜

如果范集初中和宝鸡的事件发生的越来越多,总有一天,忍无可忍的老师们也会放下手中的教鞭和粉笔,举起横幅,走上街头。但是,非要等到那一步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你吃的每一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刚刚得奖,就有《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出现。也有声音质疑后者有“标题党”跟风的嫌疑。两文都是在关注行业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原因让让它们受到区别对待?

“侠”一定是自由的,因为他没有固定的社会身份,做事情也没有时间约束。心到人到,想杀一人,或想救一人,一切皆随心性。这样的“侠”虽然很快意,但不会长久。因为太自由了之后,容易无法无天,对企业来说,就容易滋生“原罪”。

这些年,我们区法制办调出调进,“动”了许多人。作为法制办主任,我的原则很简单,只要是对同事们的发展有利,我就同意。因为人才不只是单位的,更是国家的。如果我浪费人才,除了对人才本身不尊重之外,对单位、对国家也都是损失!

原标题:这位“绿委”掐指一算:台湾3个月内要出大事!

“美国直接打台湾牌,把实质‘台独’做足”。

美国政府上周签署针对中国的贸易备忘录,中美之间可能爆发贸易摩擦,加上所谓的“台湾旅行法”通过后,美国官员到访台湾,再加上之前由“台湾安全法”所引发的“军舰停靠”等问题。民进党“立委”郭正亮对此研判,中国大陆不会对美国的一系列动作坐视不管,可能4月到6月会有大事,对台湾而言,情况不容乐观。

郭正亮(资料图)

郭正亮近日接受香港中评社的专访,对美国、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关系之间的情势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台旅法”的效应才刚开始,接着又要办“台美军事工业论坛”,谈军事技术转移,虽然所谓的“台安法”还卡在美国众议院,但是这涉及军事交流,可谓非常敏感。

郭正亮认为,“美国直接打台湾牌,把实质‘台独’做足”。一系列动作其实可算是对1979年“台美断交”的“弥补”:“安全法”若通过,就是对撤军做弥补;“台美军事工业会议”升级,想把台湾当成美军技术转移的基地,这是对停止军售的弥补。

郭正亮强调,当前美国、中国大陆与台湾的三角关系严峻,但并非台湾自己的选择,究其本质,就是美国在玩“悬崖边缘”,用台湾“打牌”。

那么对于美国的作为,中国大陆又将如何反应?郭正亮表示,大陆一定会有动作,初步研判是“政治就政治回应,军事就军事回应。”而如果蔡英文当局处理不好,可能大陆“情绪一来”,台湾在梵蒂冈问题上,就会面临“断交危机”。

郭正亮认为,大陆的心态就是“同比例原则”,因为北京没有示弱的理由,具体而言就是:你怎么玩,我就怎么玩,奉陪!

另外,针对台当局“行政院长”赖清德提到,中美贸易制裁是“逼”台商离开中国大陆,郭正亮就分析,所谓的“中美贸易战”是否变成长期趋势尚待观察,如果只是短期效应,工厂贸然移到其他国家,不符合成本效益原则。

郭正亮也坦言,“中美贸易战开打,台湾确实最伤,至少三分之一产业受到影响,因为现在台商都是在中国大陆生产后再卖美国,若全面性报复性关税台湾就很惨。”

转载请注明来自环球网(ID:huanqiu-com)

本期精彩回顾

“武统”台湾到底怎么打?解放军中将:六种战法,三天拿下!

有批中国女孩在海外排队等待死刑。。。

中美贸易战不打了?!

等中国公布数百亿美元规模报复一到,美国还能这么嘚瑟?

仗还没打,就有人要割地求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19年,有些东西不会变。

19年前的5月7日,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到美国轰炸。来源:环球网军事

1999年5月7日(北京时间5月8日),5枚导弹从天而降,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遭遇类似袭击,那时那刻的愤怒,已成为许多中国人挥之不去的集体回忆。当年5月9日,《环球时报》刊登了时任环球时报驻南斯拉夫特派记者吕岩松发回的特殊报道,他当时就在被轰炸的使馆内,幸免于难。

今天,环环(ID:huanqiu-com)从《环球时报》的家底中翻出这篇沉甸甸的报道,希望你读完,能像环环一样,回想起那一年,那一天。

以下是报道全文:

5月7日是中国外交史上、也是中国国际新闻报道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发射了五枚巡航导弹(有报道说是3枚———编者),击中我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和物质损失。

钢筋水泥的碎块从我眼前十几厘米的地方落下,整个使馆大楼内一片白光,我意识到,使馆大楼被击中了

5月7日晚上,北约再次摧毁了南斯拉夫供电系统,贝尔格莱德一片漆黑。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只能通过无线电关注势态发展。大家坐在院子里,一边看北约飞机轰炸和南联盟防空炮火的还击,一边讨论形势。我跟大家说,《环球时报》非常关心中国使馆工作人员现在的生活和工作,希望写一篇有关他们的文章。一位年轻的外交官建议说,最好是每人拍一张头像的照片,然后每人自己写一段话。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大家打算明天就开始动手写。我可以赶在下周一发回《环球时报》,做一个整版。可是(讲到这里,吕岩松泣不成声),现在这个计划永远不会实现了,因为已经有3人牺牲,20多人受伤。

说起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晚上11时半,潘占林大使见天色已晚,而且天气又变得很凉,就劝大家早点休息,第二天好早点起来工作。于是大家返回了楼上宿舍。没想到大使的这句话救了我们十几个人的命,因为北约随后发射的几枚战斧式导弹正好落在我们刚刚坐过的地方,如果我们晚一步上楼的话,大家肯定就都没命了。另外,北约对南空袭以来,大家一直警惕性很高,一开始都住在地下室(使馆简陋,没有防空洞)。但空袭已经持续了40多天后,大家又开始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当然这也是为了更好地工作。现在看来,如果大家昨晚还是住在地下室的话,也肯定全军覆没了,一枚导弹的落弹点正好是地下室,现在地下室已经被彻底地摧毁了。

被炸后的中国使馆。(吕岩松摄)

大家听了大使的话,陆续回楼休息。我和夫人小赵刚刚上楼没有一分钟,就听到了一声巨响。当时屋里漆黑一片,我们还没来得及点蜡烛,小赵刚刚走进卫生间洗手,我正好站在卫生间的门外和她说话。我们还没对那声巨响有所反应,就看到我前面的屋顶轰然塌落,钢筋水泥的碎块从我眼前十几厘米的地方落下。紧接着,第二次爆炸声又响起,只见整个使馆大楼内一片白光,不是红光,而是爆炸近在眼前时发出的那只刺眼的白炽灯一样的白光。这时我意识到,使馆大楼被击中了。

我们来不及多想,出于一种本能,迅速走到窗前拿起照相机、摄影包和海事卫星电话朝门口冲。这时,住在同一楼道的三个人中有两个也出来了,大家手拉手,互相搀扶着迈过废墟。这时门都已经炸掉了,什么都看不清,滚滚浓烟散着涩涩的苦味,呛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也喘不过气来。当时没有水,也根本找不到毛巾捂嘴,只能用手捏着鼻子往楼下走。可楼梯已经炸毁了,有的楼梯栏杆已经没了,我们只能拉着从房顶掉下来的、被炮火烧得烫手的钢筋一步一步往下挪。

大家镇定之后开始清点人数,发现缺了4个人,一个是新华社记者邵云环,一个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夫人朱颖,还有使馆武官任宝凯

来到院子后,我们先看了一下情况,发现整个使馆的院子正燃着熊熊大火。使馆地下室的车库里面有很多战备储备汽油,厨房里还有一些煤气罐,也在陆续地爆炸。这种情况下,大家根本没办法进去救人,但大家谁都不肯走,一定要等到把同志们救出来后一起走。但后来情况实在太糟了,大家只好在浓烟中摸着栅栏绕过弹坑,然后翻出院墙,用手机打电话叫救援人员。

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潘占林(右一)与南外长在爆炸现场。(吕岩松摄)

这时候南斯拉夫方面的救援人员也赶到了,当时使馆跑出来的人还很少,不到10个人。大家非常焦急地问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好多人冲回院子来回喊。楼上还在继续着火,大约还有20人被困在里面没有出来,大家为此非常紧张。这时从2楼传出呼救声,有四五个人在呼救。浓烟呛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一些人拿着床单和窗帘绳往下爬,有个同志下到一半的时候床单断了,他从二楼的高处跌下来,造成骨盆破裂,伤势十分严重。有些人在下楼的时候被划伤或烫伤。

这时,我们又发现5楼还有一些人根本没办法下来。轰炸之后,他们没有忙着自救,而是冲进办公室,抢救国家财产。由于没法带着这些东西下楼,他们宁可呆在楼上等着救援人员来接他们。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有云梯把他们救了下来。从五楼一共救下了三个人。

这时,院子里的伤员已经很多了,使馆一秘曹荣飞和另一名外交官郑海峰满面鲜血。其中曹已神志不清,我一见他的面就问:老曹,邵云环在哪儿?邵云环是老曹的爱人,也是新华社记者,我们当天下午刚刚一起从另一个被炸城市尼什回来。老曹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边哭边说:“我的鞋子呢?我没有穿鞋,我没有穿鞋。”情景惨不忍睹。很快救护车把他们都拉到医院去了。另外,使馆办公室主任刘锦荣受了重伤,一只胳膊折了,头部也受了伤。虽然伤势很严重,却依然守在现场问其他人怎么样了,直到大家把他抬到救护车上。还有几个同志没有穿鞋,据他们回忆,当时刚刚躺到床上,就听到一声巨响,只看窗户向床上飞来,他们本能地滚向床的另一侧,而这时,门和柜子又在导弹的冲击波之下从四面压过来,很多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死里逃生的。还有几个受轻伤的,文化参赞刘鑫泉也受了伤。

被炸中身亡的新华社女记者邵云环(左一)、《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其夫人朱颖(中和右一)

大家镇定之后开始清点人数,发现缺了4个人,一个是新华社记者邵云环,一个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夫人朱颖,还有使馆武官任宝凯。大家非常焦急地向救援人员指这几个人的住处,希望能尽快去救他们。但使馆内部的煤气罐和汽油还在不停地爆炸。北约的第二轮轰炸又开始了。距使馆不到1000米、位于多瑙河畔的南斯拉夫大旅馆被数枚导弹击中而彻底毁掉了,另外市区内的总参谋部和内务部也再次被炸。还有其他几个目标也被炸。这时我们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四处都在爆炸,大家不知道该逃向哪儿。所以有很多人只好原地卧倒。不过,使馆同志还是比较镇定的,大家始终在一起没有分散。大使也一直在使馆院子旁边指挥救援。

爆炸后我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对不起自己的夫人。我们是记者,我们牺牲是职业的需要,但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夫人也拉进来

新华社记者邵云环是第一批被救出来的,她住的房间正好是北约导弹击中的地方。据救援人员讲,她的床已经被炸飞了,门没了,墙也没了。救援人员在二楼找到了邵云环的尸体,把她绑在担架上,从二楼慢慢运了下来。她的双脚光着,头发散落在脸上,一只胳膊显然是断了,在空中荡来荡去。她应该是在被炸后的第一时间内死亡的人。我一直等着在第一时间内拍她的照片,但当我看到她的尸体时,我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禁不住放声痛哭。

新华社记者邵云环被救援人员从二楼抬出。(吕岩松摄)

由于北约总是在一次轰炸之后紧接着再次轰炸同一目标。为了安全起见,救援人员都撤出了使馆大楼。许多使馆同志心里非常焦急,不少人在没有任何仪器和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要自己冲到楼里救自己的同事。其中一个在使馆工作多年的雇员叫布什科,身背一个氧气罐,爬到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的屋子里沿着墙壁摸了一圈,但没摸到人。当时楼里还燃着大火,爆炸声不断。我想小许如果地下有知也应该感到欣慰,因为有这么好的南斯拉夫人为了救他而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

由于北约轰炸太猛,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一些不必要的人员都临时撤到了附近的一个饭店,其他人员包括大使、参赞李银堂以及蒋晓军等同志一直坚守着,死也不愿走。他们说,我们还有3个同志不知下落,我们死也不能走,死也要死在一起。

几个小时后,北约的轰炸渐渐向郊外转移了。南斯拉夫的救援人员又来了。凌晨3点多钟,终于找到了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的尸体。小许是我在南斯拉夫最好的同伴,我们两个一直是在北约轰炸后第一时间内同时到达轰炸现场的人。他比我还小一岁,为人特别厚道。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他年老的父母至今生活在江苏农村,靠他姐姐照顾,有时还要靠他接济,家里生活很困难。能看得出来,小许死得很痛苦,手还是那种剧烈挣扎的样子,衣服也都破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小许的夫人朱颖也被找到了,这是个1971年才出生的女孩,特别活泼可爱,我们都把她当小妹妹看待。她死得更惨,从二楼炸到了地下室。爆炸前15分钟我们还和朱颖在一起谈笑,她一直说无论仗打到什么程度,只要记者站需要她,她一定不会离开的,她会一直陪着许杏虎。而且还说,他们打算这次回国休假时生一个孩子。她的确帮了小许很多忙,发电子邮件,开车,上街洗照片。我的夫人也一样,北约轰炸以来,许多使馆人员的夫人都撤离了,但她们怎么都不走。

救援人员架起云梯解救被困使馆人员。(吕岩松摄)

昨天爆炸后我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对不起自己的夫人,小许也对不起他的夫人。我们是记者,牺牲是职业的需要。但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夫人也拉进来。我想我们是太自私了,只顾自己的事业。其实我们都知道留下来的危险有多大,战争就是战争。(本报曾几次希望采访吕岩松的夫人赵燕萍,但都被小吕拒绝了,他说,“有的同志已经牺牲了,而我们还好好地活着,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要说就多说说那些死去的人吧。”)

武官任宝凯是最后一个被找到的。大家在医院里和楼里各处找了很久,一直没有找到,可以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大家不甘心又把南斯拉夫的救援人员找了来,反复说了半天,援救人员才同意再进楼里寻找。上午8时15分,任武官终于被找到了,他穿着短衣短裤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时距使馆遭轰炸已经9个小时了。任武官被抬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但头部好像受了伤,脸上满是泥土、鲜血和被呛时呕吐出来的白沫。当时,他已完全失去了知觉,只有一些呼吸。但医生表示,有希望把他救活。

当使馆还在坍塌、煤气还泄漏、情况还很危险的时候,张宏天、胡铁、李宪增、朱瞻宇、朱树海等使馆工作人员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进到使馆里面抢救国家财产。陈波、吴旭欣两位女外交官则非常尽职尽责,以女性特有的细心默默收拾着破碎的家园。

北约的这次轰炸是有目的、故意的。他们蓄意用五枚战斧式巡航导弹从不同的角度轰炸中国大使馆,想把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置于死地

目前,几个受轻伤的已经脱离了危险,邵云环的丈夫曹荣飞伤势很重,但已没有生命危险。他现在双眼看不见,但神志已经清醒。他清醒后的第一句话就问:邵云环在哪儿?大家都不敢告诉他真相,只是说邵云环受了点轻伤。但他已经开始怀疑了,“为什么她受了一点轻伤就不来看我?”现在大家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对他说了。

办公室主任刘锦荣的伤势也比较重,他以前在伊拉克时有过战争经验,战争爆发以来,他一直安慰大家,给大家无微不致的照顾。昨天我和小许、邵云环去尼什采访,他怕我们路上没汽油,特地拿了一桶油放在我的车上。要知道,战争时期的汽油是多么的珍贵啊。回来后他还埋怨我们没有再多带一些油。他还特别关心我们的工作,一再叮嘱我们注意安全,就像一个厚道的老大哥一样。他是上海人,在东北插过队。现在他还在医院治疗,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炸毁前的大使馆

北约的这次轰炸完全不是误击。而是有目的、故意的。他们蓄意用五枚战斧式巡航导弹从不同的角度轰炸中国大使馆,想彻底摧毁这座大楼,把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置于死地。他们的情报很准确,知道大使官邸在什么地方。有一枚导弹是投向大使官邸的。他们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这很明显。首先,使馆的位置非常空旷,旁边没有任何军事目标。如果说是误击的话,五枚导弹从不同方向击来,其中两枚是从使馆的两个角切入的,还有一枚是直接从五楼打进地下室的,也许他们知道使馆的人平时总在地下室里躲藏。还有一枚是打向大使官邸的,现在官邸已被炸毁,好在大使幸免于难。还有一枚是从邵云环家那边打过来的。弹坑直径达10米,有2米多深。

我们想跟国内的同胞说,北约完全不是误击,你们千万不能相信他们,要记住我们同胞的血和泪,他们是有意在屠杀我们,摧残我们。昨天南斯拉夫外长约万诺维奇和塞尔维亚政府总理马里亚诺维奇以及其他南斯拉夫的高级官员,在中国使馆被炸后都迅速赶到了现场,对中国使馆被炸表示同情和慰问并谴责北约的暴行。外长约万诺维奇说:今晚,北约对另一个国家开战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应当正确理解他的这句话,也许他有他的想法和角度,但我觉得他这句话是正确的,因为从国际法上讲,一个国家驻外使馆的楼盘院落都是该国领土。北约此次轰炸的,其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炸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胞。

当地的华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爱国热情,他们捐钱捐物,他们是有骨气的中国人

9日下午,上百名华人举着巨幅的中国国旗和“血债要用血来还”等标语在贝尔格莱德举行示威游行。他们的许多标语写得很有水平。我觉得国内一些人对在外经商的华人的一些偏见应该通过这一事件有所纠正。他们的良知与爱国热情令人感动。数千名南斯拉夫人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为他们鼓掌、助威,许多路过的汽车纷纷鸣笛以示声援。

一个叫付明的北京世界贸易中心的工作人员一直在使馆帮忙,做一切他能做的事。他还买了一大包衣服给大家换洗。我想说,他只是众多华人中的代表,我们大家平时也许对华人有偏见,但我想这次我们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他们的钱来得很不容易,但今天他们不少人掏出大把的美元、马克给我们。虽然我们不会收,但他们在关键时刻所表现出来的同胞之情令我们感动。

被炸当晚在中国使馆的30名外交人员和记者目前共有三人牺牲,20多人受伤,其中两人重伤。伤者目前正在贝尔格莱德医院接受救治。据悉,中国已派一架专机前往南斯拉夫进行救援。

5月9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国旗依旧在废墟上飘扬,在蓝天下,在烈火与浓烟的衬托下,五星红旗显得十分的悲壮,十分的醒目。

(本文根据吕岩松电话录音整理)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10月17日起北京市行政区域内 禁止一切“低慢小”航空器飞行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丽)10月13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从市公安局了解到,自10月17日0时起至党的十九大闭幕次日12时,在北京市行政区域内,禁止一切单位、组织和个人利用“低慢小”航空器进行各类体育、娱乐、广告性飞行活动和施放气球活动。对于用于党的十九大工作保障和应急作业的飞行活动,应当经军队、民航空中管制部门批准后,方可实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了解到,对于违规飞行行为,公安机关将联合军队、民航等有关部门严厉查处。对于违反《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北京市民用机场净空保护区域管理若干规定》等相关法律规定的,由相关部门依法予以处罚;违规飞行行为违反治安管理规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低慢小”航空器是指飞行高度在1000米以下、飞行时速小于200公里、雷达反射面积小于2平方米的航空器具。主要包括轻型和超轻型飞机(含轻型和超轻型直升机)、滑翔机、三角翼、动力三角翼、载人气球(热气球)、飞艇、滑翔伞、动力滑翔伞、无人机、航空模型、无人驾驶自由气球、系留气球等12类。

为确保党的十九大期间首都地区空防安全,经上级部门决定,自2017年10月17日0时起至十九大闭幕次日12时,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禁止一切单位、组织和个人利用“低慢小”航空器进行各类体育、娱乐、广告性飞行活动和施放气球活动。对于用于党的十九大工作保障和应急作业的飞行活动,应当经军队、民航空中管制部门批准后,方可实施。请广大市民及飞行爱好者严格遵守规定,杜绝违法违规飞行,对利用低慢小航空器开展违法违规活动的人员,有关部门将严肃处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还了解到,孔明灯利用明火加热空气产生动力升空,且自重较轻,遇有阵风或碰撞高大建筑物后容易坠落,一旦掉落到草丛或悬挂到树枝等易燃物品上,极易引发火灾。按照2014年出台的《关于在北京地区禁止生产销售燃放孔明灯的通告》,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禁止生产、销售、燃放“孔明灯”。对于非法生产、销售、燃放孔明灯的单位及个人,相关部门可对其依法查处,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多家航空公司解除“手机禁令” 航班被吐槽WIFI太慢

继海南航空、东方航空为手机飞行模式“解禁”之后,昨日,南方航空、厦门航空、山东航空、春秋航空、祥鹏航空也陆续宣布允许乘客在飞机上使用手机的时间表。南方航空和厦门航空分别宣布将于今日起实现“空中开机”;祥鹏航空已于1月18日解除“手机禁令”;山东航空将于1月22日允许乘客使用手机;春秋航空则将于春运首日2月1日起“解禁”手机飞行模式;中国国航正在进一步完善相关工作方案,未来也将实现“空中开机”。这意味着2018年中国民航将进入“手机时代”。

动态

5家航企宣布解除“手机禁令”

南航:今日起旅客可在机上使用手机

南方航空公司发布公告称,从1月19日起,搭乘南航实际承运航班的旅客,可以在飞行过程中使用手机、平板电脑(Pad)、笔记本电脑、电子阅读器等便携式电子设备(PED)。旅客在空中使用手机时,需设置为“飞行模式”。南航方面表示,由于南航航班量较大,修订后的机上安全演示录像和安全须知卡将在客舱内逐步更新,请以客舱和驾驶舱广播为准。目前,南航拥有的15架空客A330-300客机上已实现客舱卫星上网服务。WI-FI服务是免费的,旅客可通过官方APP、飞机客舱内部标识或咨询乘务人员了解所乘坐航班是否提供互联网服务。

厦航:波音787宽体机队可用手机上网

厦门航空公司表示,1月19日零时开始,乘坐厦航所有航班的旅客均可在飞行全程中使用具有飞行模式的移动电话(智能手机)和规定尺寸内(长、宽、高三边之和不超过31厘米)的便携式电脑或平板电脑、电子书、视/音频播放机和电子游戏机等小型PED设备,需打开手机飞行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厦航的波音787宽体机队已全部具备机上WI-FI功能,并早在2015年就开始向旅客提供免费体验服务,当时只能用Pad或电脑登录。手机限制放开后,乘坐787机型执飞的航班,旅客可提前申请获得密码,在空中使用手机接入互联网服务。

山东航空:22日起解除“手机禁令”

山东航空发布公告称,1月22日起,搭乘山航实际承运航班的旅客将可以在空中飞行阶段使用手机、平板电脑(Pad)、笔记本电脑、电子阅读器等便携式电子设备(PED)。

春秋航空:“手机禁令”春运当天“松绑”

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泽表示,今年2月1日春运正式开启,春秋航空所有国内国际地区航班将同时“松绑”手机禁令,届时,旅客可在飞行全程使用开启飞行模式的手机。

云南祥鹏航空:昨日已放开手机限制

昨日,据云南祥鹏航空官微发布的消息,祥鹏航空在一架B737、航班号为8L9857的航班上正式宣布:“祥鹏航空作为西南地区首家空中试行开放机上手机等电子设备使用的航空公司,现在,您可以将设备调整至飞行模式,并全程享受畅玩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设备的无穷乐趣。”

体验

首日解禁航班被吐槽WI-FI太慢

昨日,东方航空MU5137航班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目的地为北京,这是一架能提供空中WI-FI的航班。如需使用空中连接WI-FI,需连接CEAIR-WIFI,在苹果自带safari浏览器中输入航班座位号、证件号后四位,抢到预约名额后即可使用WI-FI。

乘务员表示,此次航班只开放近100个连接WI-FI的名额。乘客刘先生吐槽说,WI-FI速度太慢,无法登录网页,勉强可以用微信,发文字可以,图片要5-10分钟才能发出去。

分析

WI-FI航班短期内不会大量增加

北京喜乐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李洋表示,民航局统计数字显示,去年国内民航旅客运输量超过4.88亿人次。中国人均航线时间约为2.5小时,这也就意味着,每年中国人大约有超过10亿小时在飞机上,如果通过互联网把这些时间利用起来,将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有机构预测,2020年拥有WI-FI服务的飞机将覆盖全球,将催生约1300亿美元的新市场,惠及航空公司、硬件设备供应商、内容提供商、零售商、酒店出行服务商以及广告商。

面对巨大的经济前景,航企会争先恐后地增加WI-FI航班吗?有业内人士表示,受到成本、技术以及卫星数量和可能提供的“总带宽”限制,短期内并不会增加大量的WI-FI航班。首先,国内商业航班安装WI-FI设备分为线装和改装,线装即是航企购买新飞机时安装上,由于订单周期1-2年以上,当时受“手机禁令”限制,多数行业并未要求安装此设备;而改装将更加麻烦,除了设备高达100万美元,订购周期也要半年,还需飞机进厂安装,整个安装周期15-30天,以宽体机为例,每天停止商业运营将损失100万元人民币,航企很难下决心大规模加装。

其次,我国各家航企飞机WI-FI服务均处于试验阶段,还没有航企获得正式商用牌照。而卫星上网需从卫星接入服务商处购买,一个3.5小时左右航程的航班所需的1G流量大概也要10万左右。航企没有“商业牌照”,不被允许在WI-FI服务上收费,只能算入成本,提供更好的客户体验。

第三,航班上的WI-FI速度慢,真不怪航空公司,主要原因是飞机上带宽“瓶颈”难破。由于国际电联给每个国家分配KU卫星的轨道位置,受此限制卫星能提供的总带宽是有限的,相当于“蛋糕不变,越来越多人分”,航班入网的越多,速度越慢。

另据了解,国际上,全球机上WI-FI的覆盖率也并不高,估算机上WI-FI仅能覆盖全球航班中30%-40%的航程。

来源:封面新闻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