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纪委副书记不打招呼而来,各省纪委书记都动起来了

来源: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

近段时间,各省纪委的一二把手们很忙,他们把工作重点同时调整到了一个共同的领域:扶贫。今日的中纪委机关报就同时报道了两地纪委一把手的“秘密”调研情况。

其中提到,前不久,围绕加强脱贫攻坚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罗东川一行前往深度贫困县——阿克陶县进行调研。调研中罗东川表示:先到巴仁乡,不要电话通知,直接去几户贫困户家里看看。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调研的首站目的地是随机决定,并非提前确定的。而且调研的时间、内容等均进行了严格保密,调研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定路线,奔着问题去,盯着问题查。

在贫困户家中详细掌握了扶贫政策落实情况、扶贫干部工作作风是否存在问题等第一手资料后,调研组直接找上了村第一书记。调研组表示,这样的突击抽查,最能检验扶贫干部掌握政策准不准、扶贫底数清不清、推动落实细不细。

4月9日,吉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陶治国也带着问题,轻车简从,到白城市开展为期3天的调研。他在镇赉县镇赉镇架其村,沿着村路边走边看边听,详细了解相关情况。

果然,调研组发现有干部公权私用优亲厚友、部分基层党员干部担当不够导致不敢不愿主动作为等一系列问题。调研组工作人员也表示,要敢于向扶贫领域各种违纪违法行为亮剑,要斗争,要惩处,绝不客气,谁敢动这块“奶酪”,就对他进行纪律处分,追究法律责。

十几天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先后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两次会议中都提到了做好扶贫攻坚工作的重要意义。他明确指出,让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同全国人民一道迈入小康社会,是我们必须完成的重大任务。

而就在这两个会议召开前不久,一场事关扶贫工作的重要会议在海南省纪委召开。会议研究分析了当前工作中的突出问题,对下一步全省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进行部署。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到会进行指导并讲话。

3月10日至14日,徐令义率中央纪委调研督导组来到海南。调研组事先不打招呼、不定路线,直接走村入户,深入五指山、保亭、琼中、白沙4个市县的6个乡镇、7个村、13个贫困户家庭,将察访与调研相结合,察民情、听民意,摸实情、找问题,出良策、提要求。

他在向省纪委负责人反馈调研督导情况和意见时指出,一些干部认识上存在松懈麻痹的思想、案件查办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不够精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现象依然存在等问题,值得研究解决并加以改进。

与此同时,全国多地纪委在扶贫领域的工作同步发力。

就在前天,河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梁惠玲主持召开省纪委监委会议,研究讨论扶贫领域相关问题。

梁惠玲在会上提出,打赢脱贫攻坚战,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担负着重大的政治责任。对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要盯住抓、持续抓,严肃查处截留款物、贪污挪用、吃拿卡要、优亲厚友等腐败问题,尤其是查处“四风”问题要严到底、不能让。

此前,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指出,脱贫攻坚越往后,越需要付出艰辛努力,啃下难啃的“硬骨头”。而重庆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陈雍也明确提出,脱贫攻坚攻营拔寨,纪委监委必须助力保障。

未来三年,中国要历史性地解决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问题。在这场必须要拿下的战役中,各地纪委监委要扛起担子,时刻保证脱贫攻坚工作不会从内部出现问题,从而实现最终的胜利。

原标题:于欢案背后吴学占团伙涉黑案开庭 旁听人员排队进场

4月12日上午9点,“于欢案”背后吴学占团伙涉黑案将开庭审理。8时许,法院门口拉起警戒线,原被告代理人陆续排队进场,现场有不少围观群众。吴学占涉黑团伙被告15人共涉9个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强奸罪。

特约撰稿 朱丽娜 海南博鳌报道

随着共享经济逐渐渗入日常生活的各个环节,各类共享平台也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

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52850亿元,同比增长43.81%。共享经济已经涵盖了餐饮、住宿、物流、金融、出行、上门服务、二手共享平台、医疗等多个领域。

4月10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共享经济:从‘资本风口’到商业的本质”的分论坛上,众多共享经济平台的大佬对于如何定义“共享经济”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

“在共享经济实践上,中国是全世界走在最前面的。传统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就是把闲散资源利用起来,用它来定义共享经济已经是过时了。共享经济一定是个平台,这个平台让供给和需求很快精准匹配,目的是让供给和需求的效率更提高,减少资源浪费,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最根本的就是能够使用但是不需要拥有。”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在论坛上表示。

在小猪短租CEO兼联合创始人陈驰看来,共享是一个社会行为,每天都在发生,“一旦共享经济变成了一个风口的时候,每一个创业者都会蠢蠢欲动。那短期就会把这个事情放得过高,但是对于它长期的内在的逻辑,其实洞察并不是很深,不仅仅是存量的资源得到再利用,还需要去重构交易的成本,重构体验,塑造新的商业模式”。

规模与赢利的抉择

共享经济平台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追求用户规模与实现赢利之间如何抉择?

李建华透露,目前滴滴平台每天完成的订单达到2500万笔,日均用户数量为4000万-5000万人次。如此庞大的流量,正是其高达560亿美元估值的背后支撑。

陈驰坦言:“从竞争的角度,游戏的规则大家非常清楚,没有超过竞争对手的规模,你拿不到资本的投资。你最后会被你的竞争对手碾压。你可能不求回报,但是你的投资者、你的员工需要,所以规模在企业的实践中极其重要。”

“消费者的需求是多元化的,永远不能用一个单一的模式适用所有的消费者,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诉求,永远会有不同的商业模式去满足这些需求。但必须是在一个非常大的行业,才可以在互联网的平台发挥更大的价值。同时,收入是否可以最终覆盖你的成本,并带来收益?”车好多集团CEO表示。

在陈驰看来,衡量赢利主要有二个维度,一个是财务上,但互联网企业都不会单纯的去追求财务赢利,二是从商业模型上看它的盈利能力,是否可以持续改善,比如用户生命周期的价值是否足够长,后者反而是投资者更为看重的。

他指出,未来传统的工业领域里面也存在一些潜在的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比如设备,工厂或者一些柔性的生产线,随着制造业的转型,对个体的赋能,对小的创业团队的赋能,有可能未来整个生产模式会去中心化,个人可能会使用到很大的公司才会使用到的生产线,这个可能会发生。”

就当下十分火爆的线上教育平台而言,通过稳定的现金流而实现赢利的前景较为乐观。VIPKID创始人米雯娟透露,公司在2015年10月已经实现正的现金流,但聘用工程师、运营、提高服务品质都在持续投资阶段。

她指出:“在少儿英语教育领域,供给仍然存在严重的短缺,尤其是优质的外教老师。因此,在这个领域存在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巨大差异,而且这只能通过平台来完成,而且一旦做到的话,用户的价值将是十倍的提升。”

在她看来,创造用户价值是最重要的,“如果是没有意义和量级的规模,市场和价值的匹配度的问题解决好了以后,才是一个有质量的增长,才能构建更深的竞争壁垒。在VIPKID 刚办的时候,我们是没有规模的,前20个老师都是我每个说服过来的,一年半以后,我们弄清楚了用户价值是怎么样实现的,然后我们就去想怎么样实现连接,第一步是高质量的匹配,怎么样提升效率和效果,这就是个性化学习的方向,在现有的价值上进一步的提升。”

资本角逐之战

由于商业模式不清晰,大部分共享平台目前仍处于烧钱阶段,主要依靠融资维系扩大用户规模,这也是共享经济平台的主要痛点之一。层出不穷的共享经济模式,共享雨伞、充电宝都受到了资本的追逐。

截至2017年12月,共有190家共享经济平台获得1159.56亿元投资。各路资本追逐这些共享经济平台,最终是否会演变为一场资本的盛宴呢?能否逃离被资本绑架的命运是很多共享经济平台创业者长期面对的一道难题。

“任何一个商业模式,不要把最终的竞争变成资本的竞争,否则这是很悲哀的事。如果变成了一场资本竞赛,就比较低级,最终的问题在于企业建立了多深的‘护城河’(相对竞争优势,下同),而不是靠资本补贴来实现规模增长。如果大的规模下没有形成‘护城河’也很难做,还是会被资本绑架的。”杨浩涌坦言。3月1日,车好多集团宣布完成8.18亿美元C轮融资。

在马蜂窝旅游网联合创始人、COO 吕刚看来,创始团队要保持不出局,必须要有更好的模式,更健康的资本的利用方式,“我以前也碰到过这种情况,一旦不能获客,就想到打广告,这就要花钱,马上优势就转到了资本那方了。”

业内人士认为,大部分共享经济平台在早期发展时期,需要大量资本的支持来迅速扩大规模,大部分公司采用价格补贴的烧钱模式,希望在获得大量粘性用户的基础上逐渐找到赢利切入点。

以摩拜单车为例,公开资料显示已完成至少10轮融资,融资金额达百亿人民币。但正如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此前公开表态所说的,“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相关新闻:

【人民微评:不能只要价值不要价值观】遭遇“外科手术式”监管,“今日头条”再上头条。如果一味追求爆款,却不拆除引发危机的“爆破点”;如果贪图飙车式发展,却无视“刹车”功能失灵;如果只要价值,不要价值观,甚至鼓吹“算法没有价值观”,就难免出事。产品不能沦为算法的奴隶。

中新网4月10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意大利欧联通讯社报道,近日,意大利社会调查机构就政府罚款创收进行专项调查,并通过媒体发布调查数据统计资料称,2017年,意大利各级政府累计通过罚款创收达到10.07亿欧元,较2016年增长20%。

据报道,自经济危机以来,意大利各级政府普遍出现财政匮乏、入不敷出的困难局面。开源节流也就成为了解决政府财政困难的唯一选择,而在开源方式中,罚款是效率最高、成果最多的途径。

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在意大利各级政府所开出的罚单中,以市政警察开出的罚单最多,占到了罚单总数的80%。一些政府为了谋求更多的罚款机会,不断大量购置增设自动拍摄装置,在交通沿线布网监测违规车辆。过往车辆犹如“猎物”,稍有不慎便会收到罚单。

统计报告称,米兰、博洛尼亚、佛罗伦萨是罚款创收最积极的地区,名列意大利城市罚款创收前三甲。该三甲之城居民每人年均须向政府交纳罚款约130欧元。

米兰市政府负责财政预算官员罗伯托 塔斯卡介绍说,2017年11月,米兰市政府再次增设了7台交通测速仪。根据交通违规监测和罚款统计数据评估,在2018年米兰政府创收预算中,政府罚款收入有望达到3.3亿欧元。仅此一项收入,政府全年可增收3000万欧元;到2019年,这一数字有望达到3.71亿欧元。

博洛尼亚市政府财政官员大卫 孔德表示,博洛尼亚市政府所开出的罚单,并非比其他城市多,但政府收缴罚款的效率比较高。根据政府的预算,今后三年,政府每年可从罚款中,获得6200万欧元左右的收入。

媒体在报道中强调,意大利佛罗伦萨除交通违规罚款外,城内设置了很多限行区域和道路限行标志,并安置了大量监控摄像装置。外地车辆进入佛罗伦萨,很多司机不熟路况,很容易就会领到罚单。

意大利多数民众虽然对政府罚款创收表示不满,但也无可奈何,每每接到罚单只能按期缴纳。否则,罚款滞纳金将会逐年递增。拒不交纳罚款的有产居民,相关资产将会被政府强行拍卖冲抵罚款。

对于罚款创收问题政府方面则表示,罚款创收不是政府的目的,关键在于通过罚款,可以减少交通违规,保障民众的出行安全。(胡彪)

责任编辑:张艾京